專家觀點 (Viewpoint)

「動保之路」毛孩你我牠,那些我們能為動物做的大小事(上篇)龔子琴

動保不應只是一句口號,想正確關心幫助動物、浪浪們,也免不了要學習增加一些相關知識。
Women主辦 Kelly (高千伶)特別熱愛寵物與公益,因此邀請到長年幫助動物的講師來分享,一位是曾在HOTAC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TUAPA社團法人台中市世界聯合保護動物協會靜宜大學尊重生命社等動保團體服務經驗至少15年以上的 Jane (龔子琴),和東海大學畜產與生物科技系東海米克斯動物關懷社出身,目前任職全國動物醫院獸醫助理、台灣寵物營養師、大專動物保護服務隊講師的 Gui (蔡佩盈)。
延伸閱讀:「動保之路」毛孩你我牠,那些我們能為動物做的大小事(下篇)蔡佩盈

本次與會的好朋友們也來自各行各業,也都相當有愛心!
像其中有來自師範大學現在中途許多浪貓準備送養姊妹檔、從事服務業對動保有興趣但不知從何做起的朋友,還在念書兼職獸醫助理未來想從事相關產業的學生、領養浪貓當過志工想更深入了解熟齡動物照護的電商專員,喜愛狗貓但想更深入分辨正式動保團體差異的科技公司職員、獨立做救援和送養的超過十年的公關人員,和想更貼近動物的寵物溝通師家庭成員、領養過狗且想運用自身專業幫到更多浪浪的醫療人員,及從小幫助浪貓浪狗長大的電影幕後人員…等,還有些收養浪浪的家屬們,現場互相交流意見相當熱鬧。


▲疫情當前口罩戴好,除了合照外,活動期間大家都保持社交距離

動保團體現況解析

Jane 很小就到國外留學時,與親戚家滿屋的寵物生活在一起。她描述國外的環境除了家裡的、寵物店的、收容所的動物,其實是幾乎沒有浪浪在街上流動的,而2003年回國念大學時才發現台灣狀況與國外大不相同,不管是上街吃個飯或在校園、社區走動,都隨處可以看到穿梭的流浪的狗貓乞討著食物。於是她進入校園的尊生社開始接觸動保,從校園協助浪浪做起,並開始接觸了解社會上不同性質的動保團體,研究國內外動保團體的狀況並親身參與志工活動一直到今天,現在家中也和 Gui 一起收留不少浪狗浪貓。

除了以往夜市或鬧區,常會看到有人帶著病弱的狗在路邊擺攤請路人捐款,網路發達的關係也常看到私人狗場缺糧、愛媽養浪浪的地被收回急徵資金蓋狗場希望大家幫忙、看到動物緊急需要救援請TAG朋友幫忙…等等各種雜亂不能明確確定是否正確的資訊。使得大家的第一印象都覺得動保就必須是一個窮困急需要幫助的樣貌。

因此Jane表示,想確認是否為一個「好的動保團體」必須先了解對方的狀況,如以下幾點:

一、合法立案的必要

打個比方:舊衣回收箱分布在市區各個地點,民眾如果仔細的去查看會發現也有很多上面沒有「立案字號」的。就跟動保團體如果不是經過合法立案,也不會有設立的字號。沒有認證的私人狗場或是收容點,當他們做一些不合法的處置的時候,愛媽就很可能一夕之間成為「礙媽」或「害媽」!

二、公開透明可查可問

就算是已經合法立案,那它的資訊是否公開透明也很重要。
比方說是否可以讓捐款人去現場了解真實狀況?動物被幫助後的現況追蹤?是否找的到它的真實地點?人員結構如何?找的到負責人嗎?是否可以讓其他志工一起協助?而不能是它只是貼了一張照片告訴大家他們救了這隻動物,而其他善款被使用的狀況不透明、後續也是完全無法追蹤的。

三、注意悲情攻勢和無限囤積

積極的送養或是找中途都是必須做的,幫動物找到一個永遠的家才是重點。
有些單位可能永遠只會po出急需幫忙、請救救這隻動物、請捐款等消息,卻永遠沒有後續作為。這就跟在夜市裡總是拖著殘疾動物博取民眾一時慈悲施捨狀況一樣,當下雖然捐出善款,但無法確認對方之後是否會改善狀況。而且大多這種作法會衍生無限的收進動物與物資,卻不願意去做下一步的轉介出去的理由與藉口,這樣才會一直有照片告訴大家他們還有很多需要幫助的地方,繼續募款存活。

掏錢按讚之前先確認的事

  • 錢和物資到哪裡去了?
    △有沒有公開收款名冊、捐款芳名錄?
    △捐款人和政府補助皆建有完整的資料嗎?
    △藥品物資怎麼來,用在那些地方?
  • 動物的後續受到什麼幫助?
    △有沒有更新每一筆費用怎麼幫助這些動物?
    △在費用用完後,動物現況又是如何?
  • 是否隱藏了弊端與紛爭?
    △了解新聞或其他媒體,是否產生過這個團體的過往有任何爭議?
    △如果他們一直有資金混亂的情況或人員紛爭,是否還能穩定照顧動物?
  • 該單位的改善和進步為何?
    △不一定從開始就做到一百分,但要觀察該團體是否一直有所努力作為,比方一百隻送養了五十隻,剩下的可能是老弱殘送不出去的,但仍有持續的做好後續照顧。那麼就算它沒有繼續收留新的動物,仍是個可以繼續支持的單位。

動保團體都在做什麼?

大部分民眾的認知,所謂的「動保團體」就一定是正在救援動物,或手上握有動物及收留浪浪的概念,事實上也有很多動保團體是以其他的形式存在。前一段大概敘述了很多收容所和一般愛媽、中途…等須注意的情況,那麼其他團體大部分都在做什麼呢?
Jane表示「非長期」或「無收容動物」的動保團體,有以下三個範圍的目標:

  • 立法〈執法的依據〉
    訂定法律的原因不外乎,雖然有不少的善意勸導,但是很多時候沒有一個明確的條款就容易讓有心人士會去挑戰道德的極限,因此很多動保團體發現各類問題之後,便會去與政府單位、地方機關、立法委員…等來做溝通或諮詢,協助能夠保護動物權益的法律誕生,像是以下這些都是其中之一:
    △動物保護法
    △野生動物保育法
    △獸醫師法
    △動物用藥品管理法
    △特定寵物業管理辦法
    △動物運送管理辦法
  • 教育〈形成共識的過程〉
    △生命教育:小至校園,大到一般社會大眾,去推廣落實對於各種不同生命能尊重,培養愛護的心。
    △飼主教育:糾正一些錯誤觀念像是放養、不繫上狗鏈、隨地大小便不做清理…等飼主應負責任的心態建立。
  • 絕育〈減少無謂的死亡〉
    △絕育(結紮手術)用在母狗/母貓身上為「卵巢子宮摘除術Ovariohysterectomy」簡稱OHE,用在公狗/公貓則是「睪丸摘除術 Orchectomy」簡稱閹割。
    △錯誤的說法:絕紮、節育、結育、節紮。

動保團體的募資管道

  1. 勸募字號(公開/主動的募款)
    全台上千家合法立案的公益社福團體,每一個專案都需要「個別」向衛生福利部申請「勸募字號」。因政府審核人員較少,勸募字號又每年都得申請一次,每年審件到通過大約要花三到六個月,直到核發新字號前的空窗期,都會有無法公開主動的募款的時段,這是一般民眾不會知道的一面。因此也建議大家在捐款的時候也應去留心一下單位個案的勸募字號是否持續沿用舊字號,或字號不存在的問題。
  2. 實體捐款箱
    捐款箱上應有清楚的立案字號、單位名稱、資訊、劃撥帳號、電話與聯絡方式。
    ▼有清楚資訊的募款箱和文宣

  3. 愛心義賣活動
  4. 異業合作(品牌、店家、創作者)
    ▼台灣之心和創作者們,異業合作的義賣商品

當志工需具備的條件

  • 有喜愛動物的心
  • 願意去了解與學習相關的知識
  • 熱心的去貢獻自身所長

志工可以協助的範圍

一、有時間且有空間的人:

  • 中途
    給予空間短暫寄住與照護,協助其社會化,陪牠等找到永遠的家。

  • 除了中途更進一步的以動物福利和幸福為優先考量,有條件的進行適當配對、篩選認養人、到認養會場協助送養,協助評估觀察認養家庭,及後續追蹤。
  • 安寧
    讓年老身體狀況不佳已無被認養機會的動物,有機會走入家庭,在最後這一段路有人陪伴與看病、維持其生活品質,在被家人疼愛的狀況下有尊嚴的離開。

二、時間有限、無空間可提供的人:

  • 文書
    支援內勤、對發票、處理包裹、寄送義賣品、協助文宣與設計
  • 現場
    支援下鄉絕育、義賣活動、公關活動、遊行活動
  • 網路
    分享文章、增加曝光度


▲師範大學的同學詢問家中已經收留近30隻浪貓,不知如何尋求捐糧幫助, Jane 和 Gui 表示可以先詳細的列出自己的長久性計畫,提供給鄰近已立案的動保團體尋求合作協助,如果是人力方面也能徵求志工的幫忙。

期待與現實間的長期奮戰

Jane 也提到在踏入動保服務前,一定要謹慎評估自身的能力,盡量多學多問以減少失敗率。
常見到很多人一開始充滿熱情,但缺乏資金及募不到糧食物資後,負擔日益增加導致身心俱疲。也遇過中途標準太高,導致現實與期待之間落差過大的狀況,無法順利將動物送出,導致中途的位置被佔住時間越拖越長,既無法達成原來的送養目標,更無法繼續服務安排一隻浪浪,無法良性循環。送不掉、被退養、被迫收編等都是經常發生的事情,也有像是協助安寧經醫師預估是幾個月,但最後超過一年以上的狀況。因此一定要事先往最壞的去打算,是否有辦法承擔處理後續。若是有心但無法苦撐下去,也勿做半手愛心,盡量尋求多方管道解決問題,避免丟給他人造成困擾。這些觀念,希望大家對於身邊的親友也請多多宣導。

其次要提醒「最難解決的問題永遠是人」,不管是與其他志工相處或與家人、中途者、認養者的溝通,也都可能產生人與人之間的問題,所以心態上也要隨時做好調整,切莫忘記自己的初衷是什麼。

「牠只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但你的介入,則可能改變牠的一生。」

推薦閱讀:「動保之路」毛孩你我牠,那些我們能為動物做的大小事(下篇)蔡佩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